初到奉节谈印象,被严重低估的千古诗城,重庆贵阳都曾被它管辖

By Published On: 2022-06-30 11:34Categories: Column & Op-Ed

“畅享郑渝高铁,乐游重庆奉节”活动的第一天,我们几乎全天都在赶路,早上从潼南乘坐动车到重庆北站,然后换乘动车前往万州,到达万州之后再打车前往奉节,虽然潼南与奉节都属于重庆,但兜兜转转,很是拆腾,这反应出一个现实的问题,那就是重庆东向的大交通很不方便。

好在这样的状况即将改变,期待已久的郑渝高铁即将通车,重庆东出的大动脉终于要打通了,以后重庆前往东边的上海、杭州、南京等地区,再也不用南辕北辙的绕道成都,而可以通过郑渝线东出盆地,沿线的奉节、巫山等区县也将结束不通高铁的历史,这些堪称宝藏级的旅游目的地,也将迎来爆发式的增长。

初到奉节谈印象,被严重低估的千古诗城,重庆贵阳都曾被它管辖插图

这张照片是渝帆到达奉节后,在酒店天台升起无人机及去餐厅时临时扫街拍下的一组照片,可以看到这座位天长江边的新城,高楼林立,一片繁华,远处山峦起伏,云雾缭绕,极为美丽。

朱依河与长江在这里交汇,黄色的长江与绿色的朱依河泾渭分明,与重庆朝天门前面的长江、嘉陵江交汇处一样,都像极了重庆的鸳鸯火锅一般,远远看去,奉节就好似重庆的缩小版一样,既是山城,又是江城。

翻开奉节的历史,它是一座极为悠久的古城,13万年前就有人类在此活动(2001年考古专家发现了“奉节人”遗址,秦汉至隋在此分别设置鱼复、永安、人复、信州、阳口等县(州)。唐贞观二十三年(公元649年),为旌表诸葛亮奉刘备“讬孤寄命,临大节而不可夺”的忠君爱国思想,更名为奉节县。 此后,这里一直是州、府、路、郡治所的地方,历史地位并不比重庆主城差,甚至包括重庆、遵义、贵阳、达州、万州、恩施在内的现重庆大部、贵州大部、四川东部、湖北西部都曾受它管辖,被誉为“控带二川,限隔五溪,据荆楚之上游,为巴蜀之喉吭”、“西南四道之咽喉,吴楚万里之襟带”。

初到奉节谈印象,被严重低估的千古诗城,重庆贵阳都曾被它管辖插图2

奉节不仅历史悠久,文化亦极为厚重,历史上,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、刘禹锡、苏轼、范成大、陆游、 杨慎、张问陶、郭沫若等都在这里写下了许多优秀诗篇,是名副其实的千古诗城,其诗量之多,全国罕见!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,奉节的地位在鸦片战争及内陆城市开埠通商之后一落千丈,尤其是万州开埠之后,军阀杨森以奉节“多匪乱”为由,将行署迁至万州,奉节曾经的辉煌历史被按下了暂停键,以至于现在只是重庆下辖的一个普通县城,渝帆多少有些为它鸣不平,说它是西南地区地位下降最大的城市亦不为过。 好在,随着郑渝高铁的通车,奉节尴尬的交通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这里大量世界级的自然风光与宝藏级的厚重人文必将大放异彩,让人们重新认识这座被严重低估的千古诗城。

作者:渝帆

相关新闻